成都生活垃圾管理条例(草案)征意见 先期试点社区怎么说
华西都市报 -封面新闻记者谢燃岸刘秋凤罗田怡  探访  点位1:丽都花园小区分类回收投放点 督导员引导老人扔垃圾  “大爷,你这个纸箱被厨房的饭菜污染了,不能放在可回收垃圾桶里面,得归到其他垃圾里面。”7月9日,成都武侯区丽都花园小区D区,两名身穿亮黄色背心的垃圾分类督导员引导一位老人扔垃圾。  D区有6个单元楼、330多户居民,这里是唯一的垃圾分类回收投放点,放置着七个垃圾桶,四个贴着“其他垃圾”的标识,另外三个,分别是可回收物、餐厨垃圾和有害垃圾。  在《草案》公布之前,这个小区已经推行垃圾分类两年了。  早期是简单的宣传活动,渐渐地开始有了垃圾分类集中宣传月,上半年和下半年各一次。在这个月里,会有大型的垃圾分类宣传讲座和活动。其余的时候,早上八点到九点半,下午五点到七点半,在投放点会有两个垃圾分类督导员指导居民分类投递垃圾。  “让大家习惯在一个地点投放垃圾,我们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。”丽都花园社区居委会主任张伟玲告诉记者,“一夜之间楼道垃圾桶全没了”这种让上海居民懵圈的情况,2018年也在丽都花园小区D区上演过,绝大多数的居民能够理解,但是也有人不能理解,“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教育工程。”张伟玲说。  2018年,武侯区启动生活垃圾分类示范街道建设,第一批试点的是火车南站街道和望江街道,今年,双楠街道和红牌楼街道被纳入了第二批试点区域。属于红牌楼街道的丽都花园小区D区,接下来还将迎来更加密集的生活垃圾分类宣传。  点位2:童子庭院安装餐厨垃圾降解设备 垃圾可积分换商品  去年底,童子庭苑小区的267个传统混装垃圾桶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“垃圾岛”。该小区的垃圾分类专员告诉记者,小区有1026户业主,日产垃圾量3.5吨,现安装了1个“大岛”,12个“小岛”。  这也是成都市青羊区首个推行定时定点投放生活垃圾的小区。  其中,“小岛”主要负责“餐厨垃圾”和“其他垃圾”,开放时间是清晨6点到夜晚23点。“大岛”则负责了12类垃圾,包括黄纸皮、小家电、书报、铝制品、织物、塑料瓶、泡沫、一般塑料、其他纸皮、铁制品等。  除此之外,小区还安装了一套餐厨垃圾降解设备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这套设备安装在小区的一个角落房里,小区内的餐厨垃圾通过处理,直接生成生物肥料。一旁,小区内栽种的蔬菜和花草,都使用了这种生物肥料。 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,不时看到有小区居民前来投放垃圾。他们一般会先刷卡或扫码再投放,系统会自动称重、为居民计算积分。积分可在网上商场购买日用品,也可兑换为微信零钱,以此方式来调动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。此外,居民投放垃圾的数据也会在后台有详细记录。  据记者在现场观察,小区居民采用新方式投放生活垃圾已成为一种常态。负责该小区垃圾分类的企业提供的数据显示,该系统投用近半年,现已有注册户891户,覆盖86.8%的住户,其中活跃用户419户,居民参与热情较高。  据介绍,半年以来,该小区共计收集的可回收垃圾达到21.5吨,小区居民通过积分赚了2.1万元。从去年12月25日到今年6月30日,小区回收有害垃圾130公斤。  点位3:水井坊街道建垃圾分拣处置中心 垃圾处理率可达到100%  锦江区时代8号、时代1号写字楼,也早在去年10月就开始实行垃圾分类。  在大厦每层楼的消防通道,都摆放着一个环保分类的回收箱,分别对应着可回收物、干垃圾、有害垃圾和湿垃圾四个投放口。  而对于大多数写字楼而言,日常产生的生活垃圾分为了很多类,其中包括外卖产生的厨余垃圾、外卖包装盒对应的可回收垃圾、瓜果皮核和烟蒂等不可回收垃圾。在大厦内的垃圾分类中心,这些垃圾又有了不同的去处。  餐厨垃圾会装进桶里放入冻库,以防止垃圾腐烂产生细菌和异味,每天由专业公司清运回收;不可回收垃圾则进入压缩箱内进行压缩减量处理,再由专业公司直接运送至垃圾处理点;可回收垃圾则统一放置在室内的一处置物架上,与环保企业合作,变废为宝。记者了解,整座楼宇日产生活垃圾约1.5吨,处理率可达40%。  距离时代8号不远的兰桂坊商业街停车场内,一座由政府主导,企业负责修建运营的新垃圾分拣处置中心即将投入使用。和时代8号有所不同的是,兰桂坊垃圾分拣处置中心的擅长点在于餐厨垃圾。  “这和垃圾分拣中心所处位置的产业有关。”水井坊街道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时代8号是商务写字楼,产生的垃圾多为生活垃圾。而兰桂坊商业街由于餐饮发达,产生的垃圾多为厨余垃圾。  “投入运营后,垃圾处置中心的餐厨垃圾处理率可达到100%。”街道办相关工作人员解释,目前水井坊街道办辖区内餐厨垃圾的日生产量在8吨左右,其中有4吨由环卫公司拉走处理,剩下的4吨可由水井坊垃圾处置中心解决,将大大减轻辖区内餐厨垃圾的处理压力。  焦点分类能不能再简单点?  记者在童子庭苑小区采访的过程中,一位大爷正在大垃圾岛进行可回收垃圾的投放,他手里拿了好几个纸盒子。当他想把所有的纸盒子都投放进“黄纸皮”类时,垃圾分类专员提醒他,有颜色的纸盒子不属于“黄纸皮”,而是“其他纸皮”类。大爷嘟囔了几句,又进行了重新分类。  “垃圾分类太细了,真的是麻烦啊。”大爷告诉记者,虽然垃圾分类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,但是这个事情也是相当麻烦,“感觉把分类重任全部强加到我们居民头上。”他抱怨了一句。  事实上,这位大爷所碰到的问题,与企业的回收分类有关。正在征求意见的《草案》,分类方式与上海的分类方法不同,《草案》明确,成都的生活垃圾分类标准为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,可回收垃圾中的纸类都属于可回收垃圾。  但是哪些因为污染了属于不可回收,烟头、灰土,盆栽属于哪一类,对于不少市民来说,还是觉得有些复杂。  成都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,实际上,上海的分法、投放方式与成都标准基本相同。生活垃圾分类的标准也是实时变化的,并非一成不变,如旧衣服最初是其他垃圾,如今已属于可回收垃圾。  对于居民的疑问,有专家表示,简化垃圾分类的形式,有利于提高公众在垃圾分类时的可操作性,逐渐养成垃圾分类的良好习惯。  “前分后混”如何避免  “我想问,我们前期做好了分类,后面是不是混在一起运走了。处理垃圾时,怎么分类处理?”  “前分后混”是居民们普遍担心的一个问题。  “这里面涉及到末端设施设备建设是否跟上的问题。”武侯区综合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说。  生活垃圾分类工作,是一个全环节系统,不仅仅是前端的分类投放。在武侯区的试点区域,要实行的是生活垃圾投放、收集、运输、处置全环节分类。  在收运环节,根据生活垃圾的分类情况,不同标识的环卫车分别运送不同的垃圾。这是一个容易解决的环节,重点是末端处置环节。  “比如红牌楼街道,目前一天产生的餐厨垃圾大概20吨,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,人口数量的增多,这个量可能还会增长。这对餐厨垃圾处理设施需求很大。”红牌楼街道综合执法科相关负责人说。  应对的解决方法也在探索。  “分类工作一定要扎实推进。除此以外,还可以强化前端处置,为垃圾减量,我们现在也在小区试点餐厨垃圾就地化处置设备,在农贸市场试点果蔬垃圾就地化处置设备。”武侯区综合执法局相关负责人透露,他们还打算利用物联网+大数据系统来实现环卫车辆智慧调度,实现动态调度,实时清运,在不增加运输设备的前提下提高分类转运效率。  监督和引导需要经费  童子庭院小区的垃圾分类项目并非小区居民的自发行为,而是有企业的参与。  该企业垃圾分类专员李波告诉记者,仅这套设备就需要约60万元,包括餐厨垃圾降解设备和垃圾智能设备等。  除了设备费用,该小区还有4名工作人员,其中2名工作人员守大垃圾岛,另外2名工作人员在12个小垃圾岛进行巡逻。他们的主要职责是给居民讲解劝导垃圾分类。  “经过半年的努力,我们现在在可回收垃圾方面做得比较顺了,但餐厨垃圾的分类还比较难攻克。”李波说,这主要是因为居民几十年来积累的生活习惯,很难改变。餐厨垃圾里往往混装着塑料袋和其他垃圾,因此在处理餐厨垃圾时,他们还会进行二次分拣。  “前期必须得有专人的监督和引导。”李波说,光靠居民自觉,是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垃圾分类。这是一个社区、企业、居民等多方的共同努力。  专人的监督和引导,需要经费。  丽都花园小区D区的垃圾分类监督员,是小区内引入的社会组织成员。而目前大范围的推进,承担此项任务的大多是社区志愿者和老党员们,属于义务劳动,这使得工作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难以保障。  “在上海,对垃圾分类监督员是有专门资金保障的,一个垃圾分类督导员,上午三个小时,下午三个小时,一天收入大概是90块钱。有些街道一个月要支出100万,这是很大一笔经费。”红牌楼街道综合执法科相关负责人说,这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